然后严正的声明说道

时间:2020-06-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月升高空,银亮的月光洒在林府大门上那幅宽大的门匾之上,把烫金的两个大字照的流光异彩,使路过的行人不时的驻足观看。这块金匾是皇上御赐之物,整个逐月也仅此一家,它代表着林家的荣耀和权势。刚刚从清香阁喝酒回来的林羽醉眼朦胧的望着高高在上的金匾一阵的发呆,喃喃的说道,“这里如果是寻常百姓家该多好。。。。。老爹您能让红玉进这个门吗?”此时黑漆的大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半边,是老管家带着两个小厮出来挂林府的灯笼,看到正自发呆的林羽后立即跑上前去。“少爷,您可回来了,两位夫人正在大堂等你呢!”“等我?有。。有什么事吗?”林羽说话时舌头有点发麻。他和庞小海在清香阁喝了一晚上的闷酒,连饭菜都没吃。管家急忙扶住林羽,“老奴不知道,您要不要先回房梳洗一下?”林羽推开管家的手,身形摇晃的走上了台阶,“不用,我现在就去大堂!”“少爷您慢点~~”老管家跟在林羽的身后进了大门。两位夫人看到一身酒气的林羽时,立即着下人去煮醒酒汤。叶诗心疼的为林羽敷上丫鬟取来的热面巾,说道,“这是怎么了?小小年纪喝这么多酒会伤身体的!羽儿,以后不许再这样胡闹了!”“我没事,我和胖子没喝多少!”凌云裳上前抓住林羽的手腕运气把怜星真气缓慢的在其经脉内走了一周后放了下来,关心的问道,“羽儿,好些了吗?”经过怜星真气的游走,体内的酒劲被清除了一半,林羽打了个酒嗝,“好多了~!谢谢娘亲,小羽让你们担心了!”叶诗又拿热巾帮林羽擦了下脸后,叹道,“情这个字真是害人不浅,唉~!”林羽一愣,看着两位娘亲,吃吃的问道,“你们说什么啊?”凌云裳拿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林羽的脑袋,微笑道,“你以为娘亲什么都不知道啊?。。。。红玉是个好姑娘,可惜。。。。。可惜过不了你爹爹的关啊!”林羽有点呆了,想不到两位娘亲对自己和红玉的事情这么清楚,结结巴巴的又问,“你们。。。是。。是怎么知道的?”“呵呵,傻孩子~!你可是我们的儿子,你有点什么事情我们会不知道吗?只是看你高兴的样子,我们不想问你罢了!我们还见过你的那个红玉姐姐呢,是个好姑娘!”叶诗看着林羽缓缓的说道。其实在林羽把红玉赎身后的第三天她们就知道了,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她们也是气愤而又无奈,对红玉这青楼女子简直恨之入骨。但当她们趁林羽不在海逸阁去见到红玉后立即转变了对红玉的看法,首先是人长的漂亮不带一丝的风尘气息,而且还知书达理谈吐卓雅,折人的气质让她们也为止叹服。但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红玉对她们说的话让她们惊讶异常的同时彻底改变了红玉在她们心里的印象。“红玉只是个风尘歌妓,也配不上小羽。但我对小羽的心天地可鉴, 捕鱼王游戏在线网投我不求荣华富贵, 捕鱼王游戏投注平台也不求鹊攀高枝, 真人网上捕鱼赌博游戏平台只求能和小羽能高高兴兴度过这三个月的短暂时光。到时红玉会悄悄的离开廷月, ag捕鱼游戏官网找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孤老终生!。。。。。。也希望两位夫人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小羽,这三个月我想让他快快乐乐的度过!”红玉是忍着热泪说完的这段话,两位夫人也没想到她们遇到的是风尘中的奇女子,没有任何贪恋之心的痴情儿!最终她们答应了红玉的要求并表示会帮助她和林羽,毕竟有一个这样的儿媳妇谁不愿意呢?可惜红玉只是悲凄的笑笑,没有任何的回应,她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份让林家成为人们的笑柄。“娘~你们同意了?”林羽听出两位娘亲话语里对红玉的称赞,高兴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明天你爹就要回来了,这件事我们还要从长计议。不过就算红玉过门以后家里主妇的位置还是晴雯!”叶诗先安抚下激动的儿子,然后严正的声明说道。“为什么?”林羽不高兴的喊道。凌云裳瞪了他一眼,“晴雯是你从小订下的妻子,当然是正室!”林羽心道楚丫头不过也是江湖丫头身份和红玉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既然已经得到了两位娘亲的恩准还是先不要计较的好。看着林羽高兴远去的背影,两位慈母对望一眼苦笑的摇了要头,她们的这个宝贝儿子真是事事都让人头疼,这次还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那个正统固执的丈夫商量呢!************************************西华山,自古都是逐月的尼庵圣地,全山上上下下有大小庵堂二十四座,全部为出家念佛的女子。红玉走下西华山的最后一个石阶,望着天上一字排开的南飞雁,落寞的紧了紧黑色的袄领,心思有飞到了远在廷月的林羽身上。她已经在西华山上停留了两天了,可是整座山的二十四座庵堂没有一个庵主为她剃度出家,行业资讯都是看看她后说她一生尘缘难了!“也不知道小羽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唉~忘了我吧!”红玉坐在潮湿的石阶之上,取出挂在脖子上的那块玉佩痴痴的看着。七天之前,也就是林庭敬回朝的那天,她拿出早已收拾好的衣物细软带上面纱,把那头显眼的红发染成了黑发背着绿叶悄悄的离开了京城,并雇了一辆马车日夜兼程的赶往位于逐月西南边界的西华山,她想出家为尼从此了无牵挂,可惜却是难以如愿。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夕阳红霞,入秋的寒风呼呼的吹了起来,但红玉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凉意,因为胸前的那块玉佩随着天气的变化不断的变换着温度,热时玉佩清凉之气游走周边,冷时温暖之意遍布全身,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异宝。每当红玉想林羽的时候都会拿出这块玉佩看上半天,甚至一天!“美人!一个玉饰有什么好看的,终究不过是个死物罢了!有我高水波陪你肯定不会让你再如此寂寞!”不知道什么时候离红玉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杈上做上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白的腻人的脸庞,细细的眼睛散射着让人恶心的淫光,鼻梁却比旁人都要高上许多让人看着很不舒服,薄薄的嘴唇邪邪的向两边上翘,说话时一只朝天笔不停的在手中旋转着。红玉听到话音才注意到他,吓的立即站了起来向山上走去,她知道这个人肯定不安好心,从前在恋花庭男子的那种眼神她见的太多了。“呵呵~!美人害羞了?”自称高水波的男子一式燕子翻身跃到了红玉前面挡住了山路,脸上的淫笑更加的放肆。“让开!你。。。。”红玉还没说完就被高水波飞快的封住了穴道,身子一下子失去了自由。高水波深深的打量着红玉,在那绝世容姿的面庞上回复心神后更是在挺拔的酥胸之上狠狠的盯了几眼,重重的咽了口吐沫。“美人,我可是在这里等你两天了,终于把你等到了!呵呵~看你还是个雏儿,今晚就让我来好好的疼疼你!”此人正是江湖上恶名昭著的‘花中太岁’高水波,一个专职的采花贼,一杆朝天笔练就二十四路‘美人指’转打人身各路要穴。两天前高水波在山下见到上山的红玉瞬间惊为天人,可惜那个时候他正在被人追杀那还顾的上采花,在昨天甩掉追杀他的人后他又偷偷的回到了这个地方看看能不能再见到红玉。红玉口不能言,双目充满的凄凉,眼泪慢慢的灌满了眼眶。“哈哈~美人!一会儿你就会笑起来的!”高水波横腰抱起红玉迫不及待的向西华山的丛林深处飞去。此时路边的山石后一道青影快如闪电的跟着高水波进入了丛林,速度快的肉眼都难以看清,在高水波刚刚落地时那道青影已经稳稳的站在他眼前的树枝之上,竟然也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只是面色冷如寒冰。“幺喝~哈~哈~哈~,今天我高某人真是走了桃花运,又送上门个大美人!美人,让哥哥抱你下来!”高水波说着放下红玉提气向树枝上站着的青衣女子扑去,色欲熏心的他完全没有看到青衣女子眼中那寒光四射的杀气!剑影满天,晶亮的剑尖犹如朵朵绽放的花朵,瞬间包围了高水波的个个要害,跟着血花溅射!高水波毫无还手之力的摔在了厚厚的树叶层上,临死前都是满眼的剑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断气的。青衣女子手里的那柄如水晶般的透明宝剑上见不到一丝血迹,剑柄后雕刻着一朵晶莹剔透的水莲,剑身薄如蝉翼承透明状。女子解开红玉的穴道后,等红玉起身待要拜谢的时候,青衣女子突然问道,“小姑娘,你带的玉佩是那里来的?”红玉一愣,随即眼前出现了当日林羽在车厢里为她带玉佩的情形,双目露出万种的柔情,“是我最爱的人给我的!”“她是不是姓凌?”青衣女子急切的问道。红玉这时只顾着想林羽了,没有听清楚以为问的是不是姓林,答道,“是啊!你怎么知道?”青衣女子不答,打量着红玉的周身,半晌过后本来冰冻的面容渐渐绽放出了微笑。“呵呵,云裳!你终于实现了你的诺言!为我找到了一位传人,只是你怎么让她自己来西华了,还好昨天被先我见到玉佩,不然。。。。呵呵!”青衣女子想毕,看着红玉迷惑的眼神,说道,“姑娘,你愿意当我的徒弟吗?”红玉一阵发楞,事情发展的有点让她的思维跟不上了,一个和自己年纪想若的女子要收她当徒弟,真是太奇怪了!不过还是点了头,反正现在她也没地方去了,还不如跟着这位要收自己当徒弟女子学些武功,以后自己也有自保的能力。“好!我们走吧!”“去那?”“飘零怜花宫!”

,,手机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

上一篇:打这几下就当是受个哺育吧

下一篇:没有了